伊春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94岁老英雄回忆上甘岭:撤下阵地时,很多战友再也没回来…

时间:2020-09-11 11:20 来源:未知  手机版

老虎 图片,行尸走肉第二季07,神仙道2016

上甘岭在哪里?

朝鲜金化郡以北的五圣山,海拔1061.7米,距五圣山主峰东南4公里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就是著名的上甘岭,距北纬38度线30公里。

什么是上甘岭?

一面被打穿了381个弹孔的战旗,就是上甘岭!

标高被炮弹削低了两米,随手抓一把土,一半都是铁屑、弹壳的山头就是上甘岭!

一群用同归于尽的意志挡住了大炮、坦克的老兵就是上甘岭!

一座志愿军用鲜血浸满的永远无法被攻占的精神高地,就是上甘岭!

永远的丰碑

■ 尚永才

1952年4月部队接防五圣山,我当时在志愿军15军45师134团1营3连任排长。
我师接防阵地的时候,主峰阵地还没有坑道,阵地上分散着简陋的防御工事,有一些零散的、简易的防炮洞。因为我们的工事不够坚固,所以上级要求我们尽可能不要暴露,如果暴露,敌人的炮火就会猛烈轰击,给我军造成重大的伤亡。敌我阵地对峙期间,敌人特别张狂,他们凭借着火炮和坦克优势,利用良好的步兵装备,配合空中打击力量,不断轰击我方阵地。
我方前沿部队,虽然在防御战中打得特别顽强,但是也打得特别艰苦,伤亡较大,阵地几经易手。各作战单位一般是3天一换、5天一轮,工事里活动不便,战士们大多低着头、猫着腰,行动十分不便,对部队的展开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所以各参战部队轮换的次数也就比较频繁。
为改变这种不利状况,战士们冒着敌人的冷枪冷炮,开始构筑更加坚固的防御工事,团指要求我们将防炮洞向下深挖,与其他防炮洞连成一体,形成坑道,英勇的志愿将士们,夜以继日地挖掘坑道、堑壕、交通沟、掩蔽部,并将它们连结成一体,前后6个月时间,我军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防御能力显著提高,大家都信心满满,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场战役的惨烈程度举世罕见。
长期以来美军凭借优势的火力,对我军阵地进行不间断的袭击,给我们带来不算小的伤亡。
每当看到烈士们的遗体从阵地上抬走,悲伤、气愤都涌上我们的心头,(时至今日我依稀记得那些年轻的面孔,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士们大多数都没有后代,甚至连名字都无从查证)为了改变这种情况,上级要求我们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对敌人进行还击,不能被动挨打。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我45师在全师开展冷枪冷炮“打活靶”歼敌运动,战士们通过打狙击、打冷枪、打冷炮等手段,各显神通。在敌我阵地相距百多米(远的不过200米、500米)的地段上进行生死搏杀。冷枪冷炮让美军吃尽了苦头,“狙击兵岭”也因此闻名。?在上甘岭右侧,就是我们3连3排防守的阵地,名叫小墩台的一个小山包,小墩台与上甘岭阵地相互呼应,互为犄角,遭遇美军攻击可以相互进行火力支援。我排是一个50多人的加强排,配备有两挺重机枪和两支火箭筒,在当时算是装备比较好的了,同志们也都摩拳擦掌想好好和敌人们干上一场。

战前的上甘岭满目青山,树木苍翠,左侧不远处树丛里,有一条从五圣山流淌下来的溪流,清晨日出之时,倒也有一番诗情画意。只是因为两军对阵,除了远处是蜿延的公路传来一些汽车声及美军阵地传来的美国大兵的叫骂声,整个阵地出奇的安静。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大战前最后的安宁吧。
按照上级要求,各排长定期要去连部汇报工作,我三连连部在山顶。有一次,我去连部汇报工作,敌人突然炮火急袭,炮弹打到坑道口,土和石头往下掉,洞口快要堵住了。我和指导员王德发赶紧拿一把铁锹,两人轮换着铲土。敌人连续炮击约半个小时,突然一发炮弹将正在铲土的指导员震倒在一旁,我上前去搀扶,发现指导员一只耳朵被炸聋了。鲜血顺着耳朵向下流,从军多年的我此时知道,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四个月后1952年8月底,我调到一连担任副指导员,驻守在上甘岭后右侧的一道山梁上,我们的任务主要是警戒防止敌人从侧翼穿插,以及支援主峰阵地,为其提供侧射火力。此时全师将士都已经闻到大战的硝烟。我也动员大家尽可能的多写一些家书,此时此刻我能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些了。?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0458zhaopin.com/kejizhishi/32464.html

本文标签:上甘岭 阵地 坑道 敌人 炮火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